70年前 这个崇明人牺牲在黎明前的血泊里

  • 时间:
  • 浏览:7

  要问是谁在崇明岛打响反抗日本侵略者第一枪?要问全上海被反动派枪杀的最后一位共产党员是谁?要问蟠龙镇(今建设镇)的机关学校企事业为什么几乎清一色冠“大同”名……无不与“沈氏三杰”的大哥沈鼎法密切相关。

  创办大同小学播撒革命火种

  

  沈鼎法1906年出生于蟠龙镇一户农家。8岁起到浜镇小学读书。1927年初,高中毕业不久的他毅然只身奔赴大革命风暴中心之一的武汉学习,且在培训班加入中国共产党。

  因为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发动反革命政变,当年8月沈鼎法只得回到家乡。10月与陈云章等建立了崇明县中区的第一个中共党支部。11月在浜镇南面的龙王庙内创办了中山堂,常组织附近爱国青年学习讨论,宣传新三民主义,传播马列主义,播撒反帝反封建、爱国爱家乡思想。

  不久,沈鼎法又添置了课桌椅等,在龙王庙创办了大同小学。他对大同世界、世界大同的热切向往可见一斑。沈鼎法以教书为掩护,向父老乡亲宣传农民运动,传播革命道理,提高青年觉悟。当时,武汉训练班同学、中共崇明县委书记高士贤等住在沈鼎法宅上,大同小学是崇明县委组织开展地下革命活动的基地。

  不畏艰难阻险矢志救国救亡

  1928年1月9日,高士贤、沈鼎法在大同小学召开会议,计划春节突袭地主宅院,夺取地主武装,打开粮仓让贫困农民过个温饱年。国民党县党部探知后,出动大量人马准备“连锅端”。危急关头,沈鼎法沉着地将与会人员疏散,迅速奔回家中,将一批革命书籍转移到东宅草堆里,叮嘱妻子一定要保管好……话音刚落,反动警察破门而入,鼎法不幸被捕。敌人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但鼎法坚贞不屈不吐一字。他在牢狱饱受折磨仍和茅珵等地下党员带领难友们开展一系列狱中斗争,并取得成功。

  两年后从敌人牢房回到家乡,皮包骨头的沈鼎法急切寻找党组织,可低潮时期的崇明地下党完全转入“地下”。好学上进的沈鼎法报考当时革命活动风起云涌的吴淞中国公学,很快找到党组织并积极参加校内外革命活动。

  大学毕业时,恰逢抗日烽火四起,沈鼎法在国家安危、民族存亡关头,思考着如何为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几经考虑决心重操旧业——走教育救国之路。当鼎法把设想向同乡同学瞿犊和盘托出,志同道合的好兄弟一拍即合,联手接办了振德中学,瞿犊任校长,鼎法任教务主任兼外语老师。他们在悉心教书育人的同时,在校内外广泛宣传抗日救亡,以唤起更多民众的爱国抗日意识。

  转战大江南北驰聘海岛内外

  日寇侵占上海后,沈鼎法他们借办学宣传抗日的路被堵了,只得回家乡发展。鼎法引导两个弟弟走上反抗侵略者之路(鼎立于1938年3月18日早晨,率游击队在新开河西海桥港给刚踏上崇明岛的日寇迎头痛击,打响崇明人民在本土抗日的第一枪),更四处宣传鼓动,激励父老乡亲投身抗日。后和瞿犊率子弟兵到启东、海门武装抗击侵略者。

  为了更好地抗日救国,一向好学的沈鼎法于1937年秋毅然奔赴延安,学习游击战战略战术、党的统一战线方针政策等。1938年夏沈鼎法从陕北公学满载而归重返游击队,学以致用使战果更辉煌。

  1938年夏秋之交,沈鼎法和瞿犊回到崇明,积极宣传发动把施鼎新、沈鼎立、金有祥、蒋煊洲等各自为战的抗日武装捏合起来,成立了“崇明县民众抗日自卫总队”,沈鼎法任政训主任。家乡抗日之火熊燃,连战连捷后,瞿犊、沈鼎法再次挥师启、海。

  1939年初瞿犊被国民党顽固派杀害后,崇明抗战陷入低潮。当年春夏,沈鼎法陪同铁窗难友茅珵两次到崇明重振抗日武装,使海岛抗战再掀热潮。

  1940年夏末,根据上级指示,崇明游击队整体移师苏北,番号几经更改,鼎法及鼎立先后担任新四军一师三旅六团、崇明警卫团的团长、副团长,三弟鼎台是骁勇善哉的副营长。昆仲携手并肩赢得了掘港保卫战等一系列战斗胜利。后鼎立、鼎台及崇明子弟兵,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中立下赫赫战功。

  纵横十里洋场情倾杀敌前线

  1943年10月,严峻的形势迫使新四军组织强有力的地下交通运输线,采购极为匮乏的军需物资等。这是不见弥漫硝烟的战场、不闻枪炮声的战斗。但这杀伐无声的战线,往往比炮火纷飞更紧张激烈、惊心动魄。要有丰富对敌斗争经验和坚定革命意志还要有一颗大心脏才能胜任。苏中军区领导决定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沈鼎法,调到大上海主持党的地下工作。

  在日军(后蒋军)眼皮底下把大量军火运往新四军手头,无疑老虎嘴边拍苍蝇。但沈鼎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肩负重任不辱使命,以超乎寻常的胆略、气魄、睿智和勇于献身精神,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巧妙地周旋于三教九流,常年奔波于上海、浙江温州、丽水等一带,打通一个个关隘,一次次把大量枪支弹药、医疗器械、紧俏药品等,穿过一道道封锁线,运到翘首以待的苏北根据地(其中一次除轻重机枪、收发报机外,仅子弹就30万发),为新四军的发展壮大、为人民解放事业作出难以估量的特殊贡献。

  三陷凶顽囹圄一心党的伟业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敌人加紧了“剿共”部署,上海笼罩在阴云中,沈鼎法曾多次利用人脉资源,想方设法把倪瀛、龚定中等同志从魔窟解救出来。而1948年2月25日,他自己第二次被捕,凭着坚强的毅力挺过敌人的严刑拷打后被地下党通路子保释出来。一出虎狼窝他又争分夺秒投入新的战斗。

  1949年2月,为迎接上海解放,沈鼎法与龚定中一起建立了以地下党员为主的核心工作小组,他们将上海相当一部分国民党政法系统、工厂、仓库、银行等行业的进步人士组织起来,保护好黄金、物资、枪械、档案等,迎接上海解放。

  1949年5月12日,解放上海战役在浏河打响。困兽犹斗,敌人疯狂反扑。非常时期沈鼎法一如既往早出晚归,为解放大上海呕心沥血、舍生忘死。

  5月13日下午3时许,当整天在外奔波的沈鼎法从战友龚定中处得悉自己创办的地下联络站因叛徒出卖而被搜查后,想的不是自己而是永乐旅馆中的几个地下党员,决定马上去通知。哪知戒严提前,到处是荷枪实弹的伪军警。为了危在旦夕的同志,沈鼎法只得在晚上8时摸回家,刚交代妻子想办法去报信,就被叛徒领来的一群凶神恶煞狗特务押走。

  反动派穷凶极恶,但遍体鳞伤的沈鼎法始终咬紧牙关,绝不透露党的机密,还鼓励难友以不屈不挠斗智斗勇,迎接上海解放、新中国诞生。

  被害血色黄昏笑迎金色黎明

  解放军一天天向中心城区挺进,负隅顽抗的残敌一步步向灭亡靠近,死亡的威胁一步步向沈鼎法逼近……5月24日傍晚,隆隆炮鸣市中心清晰可闻,福州路185号伪上海市警察总局五楼一间办公室内,警察局长、特务头子毛森铁青着脸焦躁不安地组织垂死挣扎。据当天在毛森办公室接线的马凤仙女士2012年87岁时回忆——

  晚上,保安处长黄炳炎再次催毛森快逃。毛森突然问:“下面还有几个?”黄炳炎答:“有沈鼎法等九个。哪能办?”“开特伊!”这个杀人如麻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歇斯底里狂叫,仓皇逃命前一刻下达了在大上海的最后一道罪恶“处决令”——“开特伊”!

  丧心病狂的黄炳炎马上下楼,不一会警察局后院一阵乱枪声中,传出沈鼎法等全上海最后被枪杀的革命志士微弱却坚定的心声:“共产党万岁!”……发自肺腑的呼唤,与枪声喊杀声呼应,划破夜空,迎接黎明。

  沈鼎法等被害后7个小时,也就是25日凌晨,市警察局被解放军接管。70年前相差的这7个小时,是阴阳两隔、云泥之别呀!

  宁死不屈是英雄!一具具遗体无不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经受整整11天惨绝人寰迫害,沈鼎法的双眼依然闪耀着坚毅的光芒。

  长空倾诉,阴雨袭人。黄浦江哭泣,苏州河呜咽。中华大地将永远铭记这悲壮一幕……

  

  1949年5月27日,《人民日报》关于上海解放报道

  壮士血跃中原将军热泪送别

  5月26日,沈鼎法遗体被送到普善山庄;27日,沈鼎法家属护送遗体到斜桥殡仪馆。

  28日,《解放日报》创刊号刊登沈鼎法治丧委员会讣告:“崇明县沈鼎法同志于5月13日被特务机关逮捕,特务毛森逃跑时将他杀害。兹定于5月29日下午五时在南市斜桥殡仪馆大殓。恐不周知,特此讣告。”

  29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23军军长陶勇,戎马倥偬中亲自前往了解鼎法被捕、遇难经过,亲切慰问家属,高度评价鼎法崇高的革命精神。在向遗体告别时陶勇哭得十分悲伤。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赫赫有名的战将。将军热泪,从一个侧面映照出沈鼎法为国为民的不朽功勋。

  是的,从毅然投向共产党的怀抱起步,尽管抵御外侮、消灭强敌的征途,是那么的崎岖坎坷;尽管乌云密布、白色恐怖,艰难险阻、不可胜数;但沈鼎法心热如火、大展宏图,赴汤蹈火、一路高歌。

  英豪英年早逝宏愿永存“大同”

  沈鼎法用热血生命为“大同世界”作铺路石,人民永远怀念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革命者。

  沈鼎法身上的手铐、血衣、皮鞋等,由鼎立、鼎台转交给江苏省革命博物馆陈列。党和政府将沈鼎法的棺椁运回家乡,和瞿犊的灵柩一起安葬于新河烈士纪念塔旁。生死与共的亲密战友手足情深,九泉之下依然相伴相依。

  天下大同,是沈鼎法终身追求的崇高志向。他一手创办的大同小学,历经90多年风雨洗礼薪火相传,向父老乡亲子女敞开温暖的怀抱。解放后,锦绣中学改名为大同中学,于是,大同幼儿园、小学、中学一脉相承的是“大同人”引以为豪的沈氏一门三豪杰的豪情壮志。所在地政府机构的变更中,乡、公社、镇等均以“大同”冠名、大同粮管所、大同供销社、大同广播站、大同敬老院……“大同”一统蟠龙镇,英烈永驻百姓心。

  年华似水,岁月如歌。艰难曲折历程上清晰履痕、坚实脚印、铿锵足音,烙印着多少风雨与艰辛,刻录着多少奋斗与憧憬!“大同”,是时代强音,也彰显着一代代“大同”人对先烈深深的缅怀与眷念。

  一个七尺男儿倒下了,倒在黎明前黑暗笼罩的血泊之中;一个共产党员牺牲了,牺牲在曙光即将照亮大地之时。当朝霞满天时,历史永远铭记——是热血映红拂晓前的天空;当暖阳普照时,更多蟠龙镇的浜镇的崇、启、海的大上海的“大同人”,真切怀念您——海岛骄子沈鼎法及鼎立、鼎台一门三豪杰!

猜你喜欢